医院门口贴对联,太搞笑了,太有才了!

时间:2019-06-25 08:00:01 来源:中国内衣时尚网 当前位置:拓赢疯子哥 > 手相算命 > 手机阅读

点蓝字免费关注!

新朋友阅读本文前,请先点击上方手指指向的蓝色字体“养老公社”,再点击“关注公众号”,这样您就可以继续免费收到文章了。每天都有分享,完全是免费订阅!

把丝袜套在垃圾桶上,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妙用!

畜生聚会,聊聊人类,笑死人不偿命!专治不开心~

对联,中国的传统文化之一,又称楹联或对子,是写在纸、布上或刻在竹子、木头、柱子上的对偶语句。对联对仗工整,平仄协调,是一字一音的中华语言独特的艺术形式。对联是中国传统文化瑰宝。



  • 放射科

  • 上联:任她胸大胸小,片上只见心肺,

  • 下联:管你貌美貌丑,视下俱是骷髅。

  • 横批:穿不穿衣一个样

  • 妇产科

  • 上联:十月怀一朝产,都盼母子平安

  • 下联:一人进两人出,且看巾帼英雄

  • 横批:一生平安

  • 肾内科

  • 上联:前尿道,后尿道,有病难道

  • 下联:左肾脏,右肾脏,无尿易丧

  • 横批:关键是尿


  • 骨科

  • 上联:非木匠,非石匠,也曾挥锯弄锤

  • 下联:是医生?是强盗?经常绑手缚足

  • 横批:刀斧情深

  • 麻醉科

  • 上联:打一针便可手足麻木

  • 下联:吹口气立刻人事不醒

  • 横批:不痛就行

  • 泌尿科

  • 上联:两管能通天下水

  • 下联:一刀露出命根来

  • 横批:大禹之功


  • 肝胆外科

  • 上联:管你英雄豪杰,来此便丧胆

  • 下联:劝那男女老少,莫要坏心肝

  • 横批:坏了没法医

  • 胸外科

  • 上联:掏心挖肺,未必心狠手黑

  • 下联:抽气放血,还我神清气爽

  • 横批:胸外人管胸内事

  • 五官科

  • 上联:双眼如炬,善观生老病死

  • 下联:两耳顺风,常闻是非恩怨

  • 横批:都要清楚


  • 脑外科

  • 上联:开头颅,抽热血,只是头痛便好治

  • 下联:循沟回,理神经,惟有心思最难猜

  • 横批:打开看看

  • ICU科

  • 上联:重症抢救,尽显英雄本色

  • 下联:特级护理,只是收费太贵

  • 横批:不贵不行

  • 消化科

  • 上联:奥美甲氰,都可制酸

  • 下联:胃窦球部,好发溃疡

  • 横批:刚好对症


  • 普内科

  • 上联:常问饮食,都是一群直肠人

  • 下联:总关冷暖,没有半点甲状心

  • 横批:放屁了没有

  • 儿科

  • 上联:一哭二闹三发烧,小人难倒大人

  • 下联:七横八竖两层楼,加床超过正床

  • 横批:就是太忙

  • 呼吸科

  • 上联:喉头有痰,干鸣湿鸣齐奏

  • 下联:肺上发炎,脓痰血痰皆咯

  • 横批:呼吸困难


  • 传染科

  • 上联:常恐交流惹祸

  • 下联:还是隔离放心

  • 横批:改日再聊

  • 肿瘤科

  • 上联:常睹人生离合苦,英雄落泪

  • 下联:力争世间无奈事,神医多情

  • 横批:人定胜天

  • 中医科

  • 上联:问西欧诸国,谁懂散寒解表

  • 下联:怜东方神技,只剩补肾壮阳

  • 横批:已非时珍


  • 心内科

  • 上联:处事者,心有七窍方玲珑

  • 下联:为人也,胸无二念才坦然

  • 横批:心病有药无药

  • 血液科

  • 上联:贫血便输,输一红二白三小板,原来全系降低

  • 下联:发热就查,查七血八尿九骨髓,结果是个感冒

  • 横批:开个玩笑


  • 内分泌科

  • 上联:尿里含糖,不是浪费是糖尿

  • 下联:眼中有神,不是漂亮是甲亢

  • 横批:就这俩病

  • 神经内科

  • 上联:疯疯癫癫痴痴傻傻脑壳有包

  • 下联:浑浑噩噩瘫瘫软软颅内出血

  • 横批:难得糊涂

.有多少句我爱你,最后成了对不起七月飞火。有多少句我爱你,最后成了对不起七月飞火。太阳炙烤着大地。天气闷得让人发慌,稍微动一动,便满身是汗。   关山正在心里想着林熙找自己因为什么事情的时候,教务处的邢主任亲自的来了。 “江山,出来一下!”不象平日里对江山说话那么亲切和蔼,不过也没有象对其他人那么的严厉。 “邢主任!”江山出了教室,很有礼貌了打了个招呼。既然人家给你了笑脸,给你面子,你当然要还报一下,轿子抬人人抬轿嘛,江山对邢主任很是尊敬的问道:“怎么了?” “校长在校长室等你呢!边走边说!”邢主任抿着嘴说道。很显然,对于江山这么礼貌的态度,他也很是受用。 “哦!”江山点头,一路上也不开口,一直两人快走到校长室门前时,邢主任实在憋不住了,低声说道:“昨天的打架事件。小心点,有人捅到上面,市领导亲自的打电话到教育局了解这次事件的情况。具体的校长会跟你谈!态度好点。”邢主任停下步子,说道。 “谢谢!”江山看着邢主任的眼睛,真诚的说道。 “孩子,你还年轻,要学会低头,低头有时候也是进步!进去吧!”邢主任一字一句的真诚说道。 敲门进去的江山站在校长办公桌的前面,而校长正坐在那里等着江山。 “江山,昨天下午打架了?因为什么啊!”校长圆滚滚的脸上写满严肃。 江山看了看校长的眼睛,淡淡的说道:“邢主任应该和你大致的说了经过吧?就是同学之间的口角之争。韩冲出手打了女同学,我看不过眼。才动手的。确切点说也不是打架,只不过是推搡几下而已。” “说的倒是很轻巧啊!推搡几下!推搡几下能把人推进医院,能把人推的昏迷不醒?你知道么?韩冲的家属已经接到医院的病危通知书了!”校长重重的墩了一下茶杯,沉声喝道。 江山久久不语。自己下手的轻重自己拿捏的很清楚,如果想要他的命,江山至少有十种办法就能当场直截了当的干掉韩冲,而自己出手的位置,力道,不过就是重击胸口造成短时间的窒息,胃部痉挛而已。现在听校长这么一说,肯定是有人要在这上面做文章了。 “嗯……”江山沉思了半晌,只嗯了一声。 “对于这次恶劣的伤人事件,学校方面会尽快的做出处理决定。是退学还是转学你等通知!回去收拾收拾东西吧。”校长有些无奈的说着,对于刚才比较,气势弱了许多。 其实自己也清楚的很,就在几天前,就是身前的这个学生,保住了自己的位置。不然的话,不论是杀人还是强X,自己都注定因为监管不力而撤职。 没办法,自己想保他也保不住了,市里领导亲自督促。然而昨天一下午都没什么异常的韩冲今天早晨就告知生命垂危,这里面的猫腻,多年身居校长位置,又怎么能嗅不出来上面人的意思呢。 “退学?转学?为什么?”江山眯着眼睛问道。 “为什么?你竟然还问我为什么!”校长气怒至极,眼前这个胆大包天的学生竟然赶反驳,反问自己…… “别嚷嚷!您是校长,注意身份!”江山呵呵一笑,上前一步,拿起办公桌上的水杯,很随意的走到一旁给校长接了杯水后放在桌子上,握了握杯子,随即开口道:“我的意思呢,学校方面最好不要这么早的下处分。因为谁也不清楚这天,什么时候起风。而且呢,我这人没什么特别的,就是报复心特别的强!”江山的笑,看的校长不由自主的汗毛斗立。 “先看看事件的进展。或许韩冲同学的病危是因为其他的原因呢!您说呢?”江山很谦逊的略微弯腰,浅笑着说道:“您先忙,我回去上课了!” 江山走了出去,剩下一脸错愕的校长,愣了半晌后,咕咚一声吞了口口水,这小子这么明目张胆的威胁自己!自己当了这么多年校长,今天让一个学生给威胁了! 气的连呼吸都急促了许多,校长愤愤的看着门口方向,伸手抓起茶杯,想喝口水。 “哗啦”一声,没想到校长拿起的却是一个瓷筒状没有底的茶杯,而茶杯的底座,正整齐的断裂在办公桌上。 任由热水淌到了西裤上,校长半晌无语,愣愣发呆…… 回到教室,江山久久不语。 既然有人在这件事情上做文章,而且连病危通知书都搞了出来,肯定不会雷声大,雨点小,单纯的想让自己退学这么简单。看样子这是要一次性的把自己做死,往死里整啊。 “怎么了?江山。出什么事了?”邓杰回身好奇的打量着江山的神色,两人多年的默契使得邓杰立刻感觉出了不寻常。 江山简短的低声将事情说了一遍。 “啊!那怎么办?这事可不是闹着玩的!如果事实做出来,可就不好弄了啊!”邓杰瞪大眼睛急促的说着。 “别慌!他做初一,我做十五!这样,我把我家老爷子电话给你,如果出了什么岔子联系不上我的时候,你打个电话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一下!”江山镇静的说完,微微眯起眼睛。 在自家这一亩三分地上搞这样的小动作,当真是寿星老吃砒霜,活腻了! 果然不出江山的预料,早上的校长谈话仅仅是个开端。第一节课刚上到一半,邢主任敲开门,喊了江山出去。教室内的学生都看的真切,在邢主任的身后,站着两名穿着制服的警察。 江山出教室门前回身看了看邓杰,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后,江山大步的出了教室。 “这就是江山!同志,你们应该认识,前几天学校的偷窥案,就是他……” “我们记着呢!好了,江山,有人在报案,你涉嫌重伤害,跟我们回去做下笔录。”一个年纪稍大的警察还算客气的说道。 “警察同志,首先我要纠正一下。你所说的涉嫌重伤害,需要调查清楚事实前因后果后,才能定性,而我现在,只是协助你们的取证工作!”江山冷着脸,铿锵说道。 “具体是不是,回了局子里自然清楚,废什么话!走!”那警察或许没想到一个学生竟然敢和自己扣字眼,研究司法程序。当即黑着脸,喝声说道。上前探手抓住江山的手腕就要拉扯着走。 “放开,我自己会走!”江山看似轻描淡写的就挣脱了钳住自己的大手,大步的走开。 “呦,还是个硬脾气!回局子里真得好好的给你松松皮子!”那年纪大些的警察立着眼睛跟在后面说道。 自己拉开车门,大大方方的坐下后,江山闭目不语,理也不理坐在身旁的那警察。断了电话,嘴里还唠叨着:“你同学能有多大,他说的话能信吗?有天气预报准确吗?你们镇委书记还啥都没说呢,你操哪门子心! 真是一点规矩都没有!董局长左右两只冲锋枪顶着,头上冷汗汩汩直下。此时对于江山的身份更是敬畏头痛。 “郝营长,您看,这事完全是场误会,这刚刚已经弄清楚了……”如果这时候自己还叼着不放,推诿放官腔的话,那也太没眼力了。能不顾影响,后果,出动这么大阵仗来解救一个少年高中生,这背后的水,背后的背景,完全不是自己能探的了的。 “这么说江山现在我可以带走了?” “可以,就是你们不来,我们也准备送江山回去的呢!”董局长笑着看着江山。被眼前这么多黑洞洞的枪口晃着,董局长笑的很不好看。 出来警察局的大门,郝常山开口问道:“江山,去不去我那里坐坐?” “郝叔叔,我还要去学校。改天,您电话留给我,改日我一定前去聆听郝叔叔的教诲!” 郝常山哈哈大笑,拍了拍江山的肩膀,说道:“好,好啊,年轻人不骄不躁,遇事沉稳,果然是将门虎子!” 当下郝常山上了车,在四台军车的护送下,绝尘而去。 至于部队擅自出兵围攻公安局,事后的处理,江山也不去操心。一边走着,一边给老爸打去了电话。 以前老话说,学好数理化,走遍天下都不怕。而前世看惯了诸多的拼爹现象,李刚,李双江等诸多名人的儿子,真实的验证了,学好数理化,不如有个好爸爸。 “喂!臭小子,是不是皮子又痒了?长能耐了?闹到警察局了!怎么?搁不下你了?”电话刚一接通,江山的老爹劈头盖脸的一通臭骂。 江山呵呵的笑着,听着老爸的斥责,心里美美的。在部队中就是这样,人家越是骂你,就是越赏识你,夸赞你呢。 “说话,从哪学的花把式?把同学揍了,而且我还听说,空手制服了一个持刀的歹徒。长能耐了?啊!” 江山只是嘿嘿的笑着。 “傻笑什么?这次的事情已经弄完了么?” “嗯,没事了。爸,谢谢!” “谢什么!只此一次,下不为例!老子以后可不管你这些孩子过家家的破事。再惹事自己兜着,听见了么?” “知道了。下次再出事我自己解决!爸,您什么时候回来啊?我想看看您了!回来咱爷俩喝点!” “臭小子,你还是学生,喝什么酒。嗯,下个月吧,回去前给你们娘俩打电话。大小伙子了,多关心关心你妈,你妈腰不好……” “知道了!您放心吧!”江山听着老爸的嘱咐,眼睛有些湿润,抽了抽鼻子,把伤感驱赶到一边。 “嗯,别乱惹事了。我这里还有点事。得好好感谢一下老战友们,调离走了,还能给我这么大面子。等我回去,带你登门致谢。” 挂了电话,江山摇头笑了笑,虽然老爷子说以后不再管自己的破事,然而在自己有危险的时候,江山知道,他一定会第一个跳出来保护自己。 不过,现在可不是以前的那个自己了。看样子,得多结交一些势力,关系了。江山心里暗暗的想着。  打车回到学校,已经过去了三节课。敲了敲门,江山推门走了进去。 正在上课的凌菲皱眉看了看江山,这个问题学生早上被警察带走的事情办公室的老师们都知道了。 “回去上课吧!”凌菲没有多说什么,点了下头对江山说道。 “没什么事了吧?”邓杰侧着身,嘴唇不动的小声问道。 “嗯。已经解决了!谢谢!”江山低下头小声回应。讲台上的凌菲正一边读着课文,一边苦大仇深的皱眉看着江山。刚刚回来,就搅合课堂纪律。这样的学生自己以前怎么没有发现呢。 江山心里苦笑着。自己重生后这接连而来的事情,彻底的摧毁了自己在老师同学心目中那乖孩子的形象了。 “忘了告诉你。你刚被带走那节课刚上完。林熙学姐就火急火燎的跑来找我们班的同学了解情况。走的时候还说她去想办法。喂,你们俩是不是有点什么猫腻啊?”邓杰没发现讲台上的凌菲正瞪视着两人,还眉飞色舞的说着。 “哦。没有的事。”江山轻声的应着,一个劲儿的给邓杰使眼色。周围的同学都发现了讲台上的老师正怒火中烧的盯着江山两人,而邓杰却还美滋滋的偷笑,完全不知道。嘿嘿贱笑的样子被全班的同学都看的真切。 看他还在那小心翼翼的低头贼笑。江山一拍脑门,彻底服了。 看着下面搞着小动作的两个学生,凌菲强压怒气,索性干脆不去看两人。 别再惹得美女老师发飙。那可不是闹着玩的。江山咳嗽一声准备老实的上课。 “社会主义好,社会主义好。社会主义国家人民地位高……”江山苦着脸掏出手机,站起身尴尬的对着讲台上的凌菲一躬身,边向教室外走去,一边说道:“公安局那边随时召唤,不让关机。接个电话凌老师。抱歉。”无奈的江山只得胡诌,弄个理由搪

上一篇他俘虏了文天祥,却在临终前上书皇帝请求保文天祥一命

下一篇陪朱元璋打天下的34人,朱元璋杀了30个,还有四人是谁?

相关文章:

手相算命本月排行

手相算命精选